此外,德国经济一方面受到产业数字化的严峻挑战,另一方面,随着美国提出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,贸易保护主义抬头,以出口为主的德国经济存在倒退的风险。德国政界,尤其是基民盟,只想保住自己的执政地位,盲目讨好选民,可能会降低德国经济的生产力,削弱企业界的投资意愿。

释疑4:如特朗普否决,国会还有什么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