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4年,海外大片引进政策实行,中国内地的电影市场正式开放,但是辉煌一时的香港电影却开始显现疲态。一年后,袁和平和张鑫炎带着重振香港武侠片的期待北上武术队选角,力图复刻李连杰当年的成名路。吴京被袁和平和张鑫炎二人一眼相中,后来的吴京回忆说:“在我最迷茫的时候,是电影选中了我。”

这座金马奖杯,是黄渤拿“命”换来的。在《斗牛》剧组的四个月,黄渤每天需要贴上五种胶,卸妆是他的“噩梦”;头上洒上西瓜汁,忍痛让牛舔头;一跑几个小时,跑坏了37双鞋。即使如黄渤,也不由地抱怨说“不是一般的苦,它是真的苦……不光是累,心理的、身体的,各方面,跟牛的配合,等等等等,都在一个崩溃状态,也就我这性格能坚持下来。”